您所在的位置:西涉资讯>军事>明升m88体育在线 - 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十七)

明升m88体育在线 - 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十七)

点击:2811次2020-01-11 16:04:47

明升m88体育在线 - 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 第三卷(十七)

明升m88体育在线,第三卷 第十七章 不谙世故遭算计,灭门之灾为哪般(上)

见张其浩胜出,王掌门心下甚是欢喜,大摆宴席招待各位掌门,众位弟子也不分尊卑均可入席饮酒吃喝。酒过三巡,金城派的掌门牛月忠举杯对着垂头丧气的崔贤道:“崔贤侄,何必如此放不下呢,是你的终归还是你的。”

崔贤知道他话中有话,酒宴结束后,到牛月忠的住处,却发现其他六位掌门都在,崔贤也不绕弯道:“各位前辈可有话要对崔某说?”牛月忠笑道:“其浩的武功虽然高强,可论起为人处事,沉稳持重,我们大家都还是觉得你更适合掌门的位置。”

雪山派的刘伟也道:“做掌门嘛,自然是要懂得人情世故,会变通的人才会把苍岩派发扬光大,光是个武功高强的愣头小子就能坐得掌门之位吗?”崔贤虚意道:“刘掌门此话十分在理,无奈师叔决意如此,我等只能遵从。”

丐帮的高应寒冷笑道:“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你师叔虽贵为掌门,却也不能任用一名邪恶之人不是?”崔贤试探道:“高帮主的意思是?”刘伟开门见山道:“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若是有心掌门之位,我等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崔贤忙跪下道:“但请各位前辈指点。”

牛月忠点拨道:“张其浩武功进步如此神速,难道贤侄对此一点疑问没有?”崔贤原本聪明,一点便透,便正经八百道:“我也甚觉奇怪,这小子的武功进度不合常理,除非他是邪教中人,否则怎可如此神速?可惜晚辈手中并无他修习旁门左道的证据。”

牛月忠笑着摇摇头,洪自修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木匣子,恭敬的递给师父,牛月忠笑道:“此乃小徒自修偶然所得,你拿去用吧。”崔贤打开一看,惊出一身冷汗,竟是嗜血念珠,只不过是已经被毁坏了,不能再用。崔贤假装不懂道:“这个怎么用?”

牛月忠笑道:“用是不能再用了,当年虚怀禅师将嗜血念珠尽数摧毁了,不过谁又能证明是否还幸存一颗正好被人利用了呢?”崔贤这时完全明白高应寒所说的邪恶之人不能胜任掌门之位的含义了。崔贤定了定心神,确定他们不是在试探自己后,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道:“晚辈不知这是何物,有何用途?”

刘伟笑道:“你只知道这是万邪之物,有助于武功短时间提高就行了。”崔贤心虚道:“那这颗残珠能够证明吗?”刘伟道:“贤侄是聪明人,有残珠就足以证明他的不清白了,至于真相全看你怎么理解了。”

第二日牛月忠等人告辞而去,牛月忠留下徒儿洪自修暗自观察苍岩派这几天的动静。崔贤回房后,思索了一夜,第二日清晨便和平时相交甚好的高志远密谋了一番,决定先杀掉张其浩在沧州老家的父母,因为只有他父母死了,才能证明他用了嗜血念珠。崔贤心知高志远虽和张其浩同是王善奇的弟子,但二人最为不和,高志远相对资质平庸,虽为大师兄,但从未得到过师门的器重。

张其浩比高志远晚入门十年,一开始他还拿起大师兄的架子,对张其浩这个出身低微的小师弟颇为照顾,但随着张其浩崭露头角,越来越受师门的重视,高志远原本就不大的心胸逐渐不平衡起来,他瞧着张其浩被王掌门视若珍宝,心中的积愤也越来越深。特别是张其浩以二十几岁的年龄将苍岩剑法练到第八重之后,王掌门的眼中更没他这个大弟子了,因此在不知不觉中,高志远对张其浩仇恨渐深,而醉心武学的张其浩对此却浑然不知。

张其浩向来不通人情世故,除了练武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平时又习惯独来独往,闭门练功,因而在众师兄弟中人际关系最差。王掌门因对小弟子天资的偏爱,对此倒也不以为意,平时纵有疏忽礼仪之处,也尽量宽宏以待,反而觉得疏远张其浩的弟子胸怀不够宽广。有师父的袒护,张其浩对于自己较为紧张的人际关系也并未真正放在心上。

崔贤另一个可靠的死党就是张成基。张成基在师兄弟八人中武功最差,只是勉强将苍岩剑法七重修圆满了。按照苍岩派的规矩,除了掌门之外,另有二至六个尊者的位置,仅略低于掌门,辅佐掌门共同管理苍岩派,在上一辈中,李岩和段飞就是尊者身份。尊者一般是从上一任掌门和尊者入室弟子中选拔出来的英才。

成为尊者的条件是:首先,武功必须七重圆满以上,这是最基本的,若是刚入门师父便与世长辞或入门多年未修得七重圆满的,都会给安排一个副洞主的位置;其次若是掌门和尊者收的入室弟子过多,那便通过比武争夺下一任尊者的位置,前六甲以外的,只好认命做洞主了。

王掌门师兄弟共收了八名入室弟子,除了一名做掌门外,还有六名尊者的位置,这就意味着他们八人中有一人出局做洞主,这当然会令武功最差的张成基焦虑不安,但倘若张其浩出事被赶出苍岩派的话,张成基便会理所当然的成为尊者。这种私心再加上崔贤的从中挑拨,使原本只是妒忌张其浩天资的张成基私下将张其浩当成了死敌。

待崔贤秘密将张其浩的家人处理完毕后,一大早便候在张其浩去练武的小路上,看到了张其浩远去的身影,崔贤纵身一闪,窜回张其浩练武的房间,随意将那颗恶毒的残珠扔在门后的角落,正要出来,却看见张其浩三四岁的小儿子蹒跚着走过来,崔贤慌忙走了出来,那粉嘟嘟的小男孩抬起天真的小脑袋,奶生生的道:“崔师伯,你见我爹爹了没有?”

崔贤笑道:“我也是来找他的,可是他没在,可能是练武去了吧。”那小男孩嘴一瘪,要哭了似的,崔贤没有心情理他,正要走,听见那小男孩带着哭声说:“爹爹说了今天早上要带我一块练功呢,他骗人。”崔贤回头再看,那男孩坐在张其浩的门口玩起小石子来,崔贤心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么点的小东西都迷恋上练武了呢。”

晚上高志远和几位师兄弟喝酒划拳,张其浩平时不善交际,与众位师兄弟走的也较远,对于他将要接任掌门一事,大家颇有不满。酒过半巡,醉意朦胧的张成基打抱不平道:“二师兄才德兼备,张其浩那小子凭着一股蛮劲接任了掌门,我第一个不服!”刘心龙也拍着桌子叫道:“看他那自视清高的样子我就反胃,他若成了掌门我们还有好日子过?”

高志远借机挑拨道:“谁让师父偏心呢,每天都给他开小灶,什么速成秘诀悉数都给了他,说不准将际遇十九式都传给他了呢。”张成基故意道:“大师兄,这事不能瞎说,虽说是掌门候选人,但在没有正式接任掌门之前是断不可能学习际遇十九式的,掌门师叔若真是在比武之前就传给了他,那也是违反门规的。”

高志远不怀好意道:“不如我们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偷学了际遇十九式?说不准这样一来他还真做不成掌门了呢。”张成基、刘心龙等人均高声附和,心里想着:出点乱子把水搅浑了我就坐山观虎斗。一直不出声的凌木云道:“怎么试探?”高志远低声道:“他现在还在后山练功,我们去他的练功房搜搜怎样?他武功进步如此神速,说不准有惊人的秘密呢。”

大家也对张其浩的武功非常好奇,又因为喝了酒,大脑有点迟钝,踉踉跄跄的来到了张其浩的练功室,里面简朴至极,除了一张石床,便是一木头小桌子,桌子上放了几页纸,是张其浩写给父母的书信,只是还没有寄出去,刘心龙鄙视道:“这房子跟张其浩的人一样寡然无趣”。

大家兴致索然的准备出来,突然高志远一声惨叫,众人慌忙上前去看,只见他的手指头上沾着一颗珠子,那珠子像是长上去了似的,而且拼命的在往外吸血。因血逐渐饱和,珠子的一面变成了殷红色,另一面有一个阴森古怪的图案,图案的中间是九颗苍白锋利的牙齿整齐排列。因高志远疼痛难忍,生死攸关,大家又不知此为何物,只好连忙跑去请示掌门如何是好。

文中剧照图片来源:影视剧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作者:洛轻尘,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鸡足新闻网